当前站内新闻9637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 

网站公告


散文《母亲:太阳、月亮和树》

发布时间:2016-3-25 9:51:08 | 作者:李建厚 | 来源:中国文学网 | 阅读数量:

 
 

母亲是关东大地辽北山村的一个普普通通的农家妇女。

但在我的心中,母亲是太阳,是月亮,是大树。

母亲今年86岁了。身体虽无大碍,但毕竟年事已高,只能看家望门,平日里在自家院落庭前溜达溜达,也极少到邻家去走走。

她说,年纪大了,不去给人家添麻烦。倒是左邻右舍老亲少友主动常来家里陪母亲说说话解解闷儿。

母亲没有文化,讲不出什么人生的大道理。但她用她朴素的情怀和坚忍的行动,支撑着自己人生的目标-------养家和孩子。

就是为了养家和孩子,这个在常人看起来平平常常的事情,我的母亲却操劳了一生,忙碌了一生,甚至付出生命。

那个时候家里穷,孩子多。母亲除了参加劳动挣工分外,家里养猪、养鸡、养鸭、养鹅,还要在农闲时搞点儿“副业”。

我家住在大山沟里,多的是山珍野果。采山菜、挖药材、采蘑菇、采山果卖,无论挣钱多少,只要能换来钱,母亲就会起早贪黑,风雨无阻。

有一年的秋天,天气好,雨水足,山上的榛蘑大丰收,收购的价格也非常诱人。那一阵母亲天天都早早起来,给家人做好饭,她自己却常常不吃饭,就拎着大筐上山采榛蘑去了。天天很晚回来,大筐里装着满满的黄橙橙的榛蘑。母亲很累,但她看着榛蘑,就像看着大把大把的钱,变成了我们的新书包、新衣裳,流汗的脸上挂着笑。

有一天,母亲和往常一样,还是早早地上山采榛蘑去了。中午了,我放学回家,看到家里屋里屋外很多人。我跑进屋里,看母亲躺在炕上,眼睛用纱布蒙着。

和母亲同去采榛蘑的乡亲说,母亲在采榛蘑的时候,踩到了土蜂窝,母亲本可以跑着躲开的,但母亲不忍心放弃一大片一大片的榛蘑,顶着越聚越多的土蜂,不顾土蜂疯狂地蜇着自己的身体,硬是把大片大片的榛蘑采完全都搂进了筐里。乡亲们还说,土蜂非常“霸道”,能蜇死人的。

天气热,出汗,汗水浸着蜇伤,钻心的痛。那段时间,母亲承受了常人无法想象的煎熬和疼痛。身上的蜇伤,经过一段治疗,好了。可土蜂蜇伤的母亲的左眼,却永远的失明了。

一只眼睛失明的母亲,仍然没有放弃自己咬定的养家和孩子的目标。

那一年,沈阳来我们这下乡的知青,在村里办起了“拔管厂”。母亲求人说情,进了厂子做工,计件挣钱。厂子正常是倒班的。可母亲为了能多挣点儿钱,很少正常休班。有一天,已经连续好几天没有休息的母亲继续加夜班。母亲真的是太累了啊,一不小心,手绞进了流水线,右手的三个手指当时就绞进了机器,满手鲜血淋淋,痛的满脸流汗。

我的母亲,我的失去一只眼睛的光明,断去了三根连心手指的母亲啊!

就是我这样的母亲,支撑着这个家,哺育着她这么多的子女!哥哥们娶了媳妇,成家了;姐姐们出嫁了,有了自己的家;我完成了多少次想放弃的学业!

母亲老了,但她依旧坚强,依旧慈爱!

母亲一直在做的都是常人眼里的小事,而这些事,在母亲看来是她人生的大事,正事!

母亲,的的确确就是关东大地辽北山村的一个普普通通的家庭妇女,普通的不能再普通。

而在我的心中,母亲那只能够还看得见世界的眼睛,就是太阳,那只失明的眼睛,就是月亮,无论白天,无论黑夜,永远照耀着我人生前行的路;那三根断去的手指,落进泥土,长成了三棵大树,一棵告诉我,要脚踏实地,一棵告诉我,要经风历雨,一棵告诉我,要挺直脊梁!

 

 

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
下一篇:和爱有关的声音(组诗)

 
 

主办单位:中共西丰县委 西丰县人民政府  主管单位:西丰县人民政府办公室  邮编:112499 

邮箱:xfxzfmhw@163.com   地址: 辽宁省西丰县西丰镇红旗路   联系电话:024-77899919

Copyright © 2005-2011 lntlxf.gov.cn All rights reserved.  辽ICP备14016395号-1

 铁网管备0420140001号